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448929.com >

在北京当10套房的房东究竟有多爽?

发布日期:2019-09-11 19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有可能,北京五环外55平的一居室已经租到了7000块。我有个北京朋友,独生女,家里三套房,单房租就月入一万八。

  我记得自己租房时,遇到过一个神奇的“房奶”。她东北人,来北京半辈子了,70多岁,手里十套房,其中半数是京城名小区里的。她每个月的工作就是面试房客和收房租。

  每当我说她过得太爽,她就会板着脸教育我:辛苦了半辈子,每一平方都是自己打下的江山。

  她三十多岁的时候丧偶,一生未再婚,六个孩子是她自己带大的,还带着他们从东北来了北京。她这一生开过洗脚房、开过饭馆,最终把一半孩子送出了国,自己奋斗了10套房。

  今天的#大众梦想#是当房东,我们找了八位被称作“房东”的人,像央视记者一样问他们:“你幸福吗?你快乐吗?”

  他们的故事让我发现,有了房子也许能解决一些问题,但当房东绝对不是一切困惑的出路,把幸福与否寄托于房,也许会换来一场空。

  我在墨尔本读研,毕业有长居的打算,后来父母来墨尔本看我,我们商量后,在市区一个崭新的楼盘以我的名字贷款买了一套房。

  但这套房子实在太贵,我为此背了三百万的贷款,甚至怀疑房产中介骗了我们这些在澳洲买房的中国人,因为贷款利息几乎是全款的一半。要彻底还清这笔钱,大概是收租三十年后的事情了。

  买房后,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贫穷且负债的状态。母亲明确跟我说:“这房子是你的了,你自己出租后剩下的钱就是你的生活费。”

  2018年我回国实习,在北京做建筑师助理,每个月工资只有四千。这期间墨尔本的房子交了楼但完全没有租出去。

  中午同事们找我出去吃饭,我直接说:“太贵了,吃不起。”家里能不买的物品我都不买,平时做饭我只用宜家的一个七块九的锅。

  2018年的北京冬天特别冷,但我没有买羽绒服,用袜子当手套,用防霾口罩防风,室友说看见我都冷,但我坚持到了实习结束。

  然后我回墨尔本读研,同时,把两间屋子都租了出去,每个月收入一万五,自己在客厅买点柜子和窗帘,隔出一个空间当卧室——住得比房客惨。

  第一间租得很顺利,租客是我同专业的男朋友,没有折扣。第二间租给了第九个来看房的女孩,她不是我最喜欢的,但她没有讲价。

  我是北京人,年轻时比现在好看,20岁因为青春期叛逆,不愿意在家住,就住在我妈单位分的、多出来的那套小两居房子里。

  因为这个我把父母惹毛了一段时间,他俩不给我生活费,我就只能去跆拳道馆打工,跆拳道馆有个跟我一样大的小男孩,刚开始打工没地儿住,我就收留了他,成了房东。

  结果我发现他喜欢我,给我表白了,我给他撅回去了,但是一时半会他找不到房子搬不走。

  我那会儿真的挺好看,我男朋友是跆拳道馆的投资人,但是我感觉,跆拳道馆的经理好像也喜欢我。

  毁就毁在这件事上。有一天我在家熬粥,给房客小孩盛了一碗。他刚喝两口,我就接到经理电话,说在我家楼下,想上来有话跟我说,房客小孩吓坏了,因为没人知道他住我这,他知道经理喜欢我,怕撞见丢了工作,端着碗出了门就往楼上跑。

  经理上来要给我表白,我各种堵他,说熬了稀饭喝一碗吧,喝完赶紧走,我还有事。

  我去,经理也端着碗往楼上跑。男友上来后我说身体不舒服,也给他盛了碗稀饭,让他喝完回去明天见。

  2016年,我毕业去了北京在一家摄影网站做编辑。工资很低,一年后也只有五千块,索性辞了。

  2017年4月,在南京市中心新街口的位置租了一套三室两厅,我自己住一间,其他两间出租开民宿。房子是毛坯房,房租每月五千五百块,我自己雇工人装修,只是简单的硬装,刷刷墙,还专门从宜家买了床垫,从网上订了纯棉的四件套,三百一套,有粉色的云朵,算下来一共花了六万块。

  刚开始生意还行,因为地段好,装修、床品都比较舒适,平台上经常有大段大段的留言好评,每次翻评论我都很感动。

  结果算账时发现,每个月的盈利只够覆盖掉自己住的一间卧室的房租。算上前期的装修,家居成本,其实是赔了。

  在南京赔本了,我想北京也许能赚钱。2018年6月,我卖了相机,家里人给了些钱,回到北京开民宿。我在东城区租了一套两居一套四居。因为有了经验,生意还可以,生意差的时候也能顾个本。

  但因为国内对日租房的打击力度很大,相关规范也很少,我的两家店在上个月被查封了。

  有人知道我的经历还要投资我去开民宿,但我现在觉得开民宿还不如上班,至少不用那么操心。

  我是湖南人,来北京十四年了。当房东才四年时间,出租的房子在东五环外,五十五平,是商品房、LOFT,上下两层加起来有一百多平米,年轻人特别喜欢。

  用来出租的这套房是媳妇家给买的,买房子是因为要结婚了,搬家次数太多确实也累。

  我俩觉得不能光明正大啃老,于是每个月给丈母娘还八千块,还了一年多,我俩有娃了,丈母娘又给出了首付买了现在住的、更大的房子,我俩开始自己还贷款,给丈母娘还钱的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第一套房子本来可以卖掉,但是我那个房子你知道吗,朝向全南,一个学易经的朋友跟我说它风水特别好,别轻易卖。

  所以开始当房东。出租的过程特别有意思,我本来没想着自己的房子能租那么贵,结果刚挂网上一天我就接到了二十多个电话,抢着租,有工程师有媒体人,生生把房租从四千九给我哄抬到五千三。

  有一天来了一对特别漂亮的年轻人看房子,从见面开始就不说话,左看看右看看,然后俩人到我面前开始比划手语,用微信给我打字,问能不能便宜点。

  是聋哑人啊,。我当时简直想降个价立马租给他们,但是回去跟媳妇商量了下,万一在我的房子里出了啥事,我就成了,人在情怀面前,自保更重要,为这事我难受了一周,还是把房子租给了一个健全的律师。

  一租就是四年,关于涨房租市面上有个说法我是认的,房租每年涨房租的百分之六以内都正常,存款还有利息呢。

  我这个房子现在市场上能租六千五百块一个月,但是我给租户四年只涨了四百块,现在还不到六千块。

  可能有人觉得我疯了,但是我觉得,房租不应该那么贵,人都生活不起了,如果让我租这种房子,我就回家,不在北京待了。

  我的这间房子在北京二环里,五十多平米。原本是婆婆的房子,后来她去世了,就留给她儿子,也就是我老公。

  2004年我们动了把房子出租的念头,2003年房地产市场开放后,北京房子值钱了,很多人来北京希望能早一步来这里占个坑。

  那阵跟邻居坐在院子里聊天,会有中介凑上来问要不要出租,房子确实住着小了,我也想买个大点的。

  当时我们院里有九十多户,有大概十户动了这个心思,尤其是像我们住在一层的,中介说可以出租成底商。

  所以我们试着在窗户上贴了个条,写上:此房出租,有意联系,附上电话号码。马上就有商家联系我们。

  邻居听说后,有点红眼病,话里话外地挤兑我们,说“现在你们行了,有活钱儿了。”我们一笑而过。

  2005年我们搬到南二环的新家,十八层,天气好了能看到西山。首付八万块,一年租金就足够支付了。老邻居还有人住在二环里,她们觉得我住得太远了。城里再小,那还是住在城里。

  南京这房是我2018年买的,之前在北京工作,买不起。南京这房是我按照价格排序,找了一个自己供得起的。首付七十万,我爸出了一些,月供自己还,可能要还个二十年?应该是。

  买完就租出去了,那时我在杭州上班,根本不住南京。租房是大姨张罗的,我顾不上。租客是谁我不知道,从买完到现在去了两次,第二次回去的时候,差点没找到在哪儿。

  房租我自己不拿,给我妈,房贷九千块加上杭州房租两千块,还有车贷,一月不老少,但我负担得起。

  房子是一个不动产,9909990藏宝阁马会资料,衣服、车,这都是消费品,但房子是商品,如果为了利益钱又够,大部分人会买房的。

  今年我又来北京上班了,租房住。杭州太孤独了,待久了没劲,北京是个修罗场,底层男孩喜欢修罗场。

  如果财务够烧包,我还想在北京买套房。没有的话我就奋斗到四十岁,回乡看大门。

  2012年,因为老房子要拆迁,按照宅基地面积赔付,大概会分到十套房。我爸很高兴,当时就对我说,“找对象就别找有房的了,咱出房”。

  在等待新房建起来的这段时间,政府会按时发过渡金,一年十四万,今年涨到二十八万。

  但全家因为之前条件不好,有钱了却不知道怎么花。我爸和奶奶住在政府安排的临时板房里,一个单间,厕所在外面。环境很差,地上是石灰地,人家都铺上地板砖,我爸不铺,后来老鼠打洞太猖狂,他才铺了个最便宜的地板革。

  我妈也是穷惯的人,我上班之后她在家没什么事,喜欢上了爬山,和驴友一起。别的驴友买冲锋衣,狼爪的,一件好几千,我妈就买几百块便宜的。

  我买了一个GUCCI的包,买回来一次都没背过,就小心翼翼地打开,拍了张照片,之后就小心翼翼包起来放柜子里供着了。

  从拆迁到现在七年了,我家这十套房还没到手。因为管道问题,可能要变成烂尾楼了。但我爸觉得挺好,房子下来还得操心出租,不如现在只领钱。

  第一套租的毛坯房,房租加上装修费用,几乎是所有钱都投进去了。在58、赶集等平台发租房信息,也因为做过房产中介,租房成功率很高。回本了我就再收房,简装之后就租出去,118kj开奖现场直播16818kj开奖现场网。两年不到,手上有了二十多套房。前期比较赚钱,最好的时候一年赚三、四万,后几年真没赚啥钱,反而是各种事一大堆,修下水道、换马桶……都找你,记不过来就写本子上。而且收房子也越来越贵,慢慢我就不做了。

  这十年真从房客中交了一些朋友,比如有个租客是个男生,一直在我这租,从小黑屋,到隔断间,再到次卧,房子越租越大,日子也越过越好。看着他这一路,很像一起长大。

  我租房从来都是问房东直接租。当然方法不道德啊,我会找中介看房,有些房东就是住里面的,白天可能不在,我晚上回来直接和房东签,就算不住里面,问问邻居,或者假装送快递问问门卫,方法很多。之后一般都会把中介拉黑,这方法倒没什么不安全,就是不道德。

  我印象最深有件事,我遇到过一个住在国外的房东,2007年我租下他的房子,一百三十多平的三居室毛坯房,六百五一个月给我的。后来续签了五年,2012年的时候,这样的房子得三千块左右每月,房东也没给我涨,还是六百五每月,我俩一直靠邮件沟通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